送行的第三隻眼  喪禮紀實下的生離死別

我們一輩子會遇到幾次的生離死別?五次?十次?還是至少自己闔眼的那一次?
對於從事生命禮儀已經13年,多在拍攝喪禮或告別式的Mandy而言,從她所經歷數不清幾次的生離死別,鏡頭下的不只是悲愴,也是愛的羈絆與溫暖,同時更是台灣人對治喪文化的理解與忌諱。
化妝師、禮儀師等不同職務都嘗試過的Mandy可說是看盡陰陽間的百態,無禁也無忌。2016年發生的遼寧團國道火燒車事件她也曾在處理的第一線,自此卡到的可能不是陰,而是生死無常的人生觀。
因此她拿起相機,調好感性與理性的焦距,在這個喪禮記實還是會被避諱的社會,在一切從簡,政府提倡樹葬、花葬與簡葬的時代,為還在的人留下一些消逝但永恆的什麼。
這場講座邀請你一起來聽聽治喪與喪禮攝影的二三事,畢竟人生就是不斷地放下,最感傷的就是沒能好好說再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