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只外地人,許多新竹在地人也從不知道,南寮巷仔內藏著傳承五代的造船廠,還能親嚐古早造船師最懷念的鄉愁味道。

踏入新漁人碼頭海鮮餐廳,散落漁具是獨特裝飾,挑高建築透露不凡。「這裡以前是造船廠喔!」餐廳老闆娘同時也是萬昌造船廠第五代的謝慧萍熱情介紹。 一牆之隔,當打開造船廠舊鐵門,幾艘數十噸的船模、切割木材機具屹立其間,別有洞天,聊起了造船往事。

桃竹苗沿岸港口不勝枚舉,卻唯獨南寮,有這麼間具規模的造船廠。竹塹開港甚早,1731 年開港便是兩岸通商的重點所在,不只擁有距離福建最短航程的地 利,更有中國沿岸流行經的天時,成為南來北往的中繼站。但南寮作為河岸港口,始終無法迴避泥沙淤積頻繁的硬傷,便經過多次疏浚與遷移,如今新竹漁 港也已是港口三遷的結果。這般貿易口岸的輝煌過往,同時支持著造船產業的萌芽。

萬昌造船廠深根南寮,已有五代造船經驗。一百年前自福建漳州定居南寮,謝 家那時已帶著兩代人造船工藝,以進口福建杉木製作竹筏、舢舨船、帆船為業。第三代傳人-謝萬梓先生遠赴基隆八斗子學習大型木船製作,並於 1953 年 成立萬利造船廠,因此時兩岸無法通商且台灣林業拓墾成熟,故改採購阿里 山、太平山等地之台灣檜木造船,帶領船廠迎向1960-1970 年南寮漁港最為豐收的年代,那時南寮是北台灣最重要的漁港之一,更是捕獲鯊魚、透抽及烏魚的重點海域,漁港每晚燈火通明、叫賣聲絡繹不絕。

然而,造船產業的衰退像是推骨牌,一個接著一個。最先遇到海洋資源匱乏,1980 年代漁獲已難以為繼,不少漁船鋌而走險,原先距離福建較近且海相平穩的利基成為偷渡走私的溫床,讓南寮蒙上陰影。爾後頒布的船牌禁令與賀伯颱風導致的南寮淹水,造船廠的船隻入海口因而築堤,造船事業從此落幕。

觀光浪潮沖刷著老南寮的漁村印象,漁具倉庫變身特色廁所,漁會交易所成為海鮮餐廳,注定靠海為生的南寮,搖擺在浪潮之間。長期關懷在地的老闆娘說:「南寮本質是漁港,沒了漁港的記憶與特色,那南寮剩什麼?」。面對船廠作為國有地的租金,三十年前她決定將船廠三分之一改造為餐廳,懷著對家鄉的情感,決定以「吃當地、食當令」的原則,翻轉大眾對觀光漁港的刻板印象。餐廳菜色不全向市場靠攏,她用南寮家常漁產取代高貴進口漁獲,一來傳承海口人的尋常料理,二來照顧在地漁民,當漁業永續,南寮的本質因而延續。希望來到南寮的人,都一起懂吃當季,不只吃出這片海域的四季獨特,更是省荷包兼永續的好撇步。

下回來南寮,不妨親嚐造船師念念不忘的滷白菜、本季最鮮口彈牙的透抽,這是海口人的船家菜,也是船廠五代人的傳家菜,老口味不曾走味。

親自走走 >> 小塹有約.南寮線:單車遊南寮秘境 (腳踏車行程)
更多新竹南寮風景 >> 旅行南寮百年時光 看造船製冰漁港風華

主辦單位:新竹市政府城市行銷處 小塹有約
執行單位:島內散步
>> 歡迎CSR委託、員工旅行、接待外賓、教育交流

更多文章

和食物交個朋友──呷米共食廚房

2019/05/22

你有多久,沒有細細感受過食物的原味?又有多久,沒有好好品嘗吃飯的愉悅?又或者,你是否曾經疑惑自己吞入腹中的食物,到底從何而來? 如果你也有類似的感慨,那麼便絕對不能錯過衡陽路上的「呷米共食廚房」。木色橫條加上手寫字體的招牌,大片的落地玻璃門窗搭配淺色系的裝潢,整間餐廳就和創辦人邱馨慧的理念一樣,乾淨而吸引人。 因為想推廣在地米食,「呷米」這個簡單的名字於是誕生,「共食廚房」則表達出「一起吃飯」...

不再擦肩而過 守護土地與石頭屋的馬崗

2021/05/12

馬崗聚落,位在台灣最東邊,在這裡的居民剩下大約100多位,但世世代代住在這已經超過百年。多數人經過馬崗,是不太會進入村子裡的,倒是對面的三貂角燈塔,一台台遊覽車停靠。 日治時期,日本人稱附近海域叫「魔海」,顧名思義,就是混亂的水流、多起的船難,當時很多貨船從基隆到蘇澳是沿海岸走,由於沿海等深線變化太大,容易觸礁。因此在1935年完工了三貂角燈塔,但三貂角的名稱由來,卻是因為西班牙人,...